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讀.劄記.新知

好文如良友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  

2016-11-01 14:06:54|  分类: 【詩經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6-11-01

秋日的夜晚,寒意渐浓,四周寂静,只听见秋虫鸣叫:蛐蛐,蛐蛐~莫非它们是在提醒大诗兄,是时候讲一讲蛐蛐了?
是时候了。事实上,中国人很早就开始留意秋虫。不信,我们可以看《诗经》:

蟋蟀、莎鸡与螽斯

七月(节选)
诗经 曹风

五月斯螽动股,六月莎鸡振羽。
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
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
穹窒熏鼠,塞向墐户。
嗟我妇子,曰为改岁,入此室处。

蟋蟀(节选)
诗经 唐风

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。
今我不乐,日月其除。
无已大康,职思其居。
好乐无荒,良士瞿瞿。

螽斯
诗经 周南

螽斯羽,诜诜兮。宜尔子孙,振振兮。
螽斯羽,薨薨兮。宜尔子孙。绳绳兮。
螽斯羽,揖揖兮。宜尔子孙,蛰蛰兮。


翻开《诗经》,就像走进一个花鸟市场,鸟兽虫鱼,样样俱全。古代没有大百科全书,《诗经》不仅是诗集,还担当起了科普的重任。我们看到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名词,没关系,大诗兄给你一一道来:

【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】【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】蟋蟀就是蛐蛐儿,在古代也叫“促织”,是最为典型的秋虫。蟋蟀属于昆虫纲直翅目蟋蟀科,种类多到令你崩溃。蟋蟀体长大约20毫米,以翅膀摩擦发声。雄性的蟋蟀好斗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蟋蟀

【五月斯螽动股】【螽斯羽,诜诜兮】螽念zhōng。螽斯其实是一种昆虫的总称,昆虫纲直翅目中专门有螽斯这一科,其中最为典型的动物,就是蝈蝈。在大诗兄看来,“斯螽”和“螽斯”,应该指的都是蝈蝈儿。也有人说,《诗经》里的螽斯,指的是蝗虫,也就是蚂蚱,这也说得通。螽斯科的虫儿,也是用翅膀摩擦发音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螽斯

【六月莎鸡振羽】莎鸡,是昆虫纲直翅目纺织娘科的动物。其实,它的俗名就叫纺织娘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莎鸡

你发现没有,虽然分了这么许多种类,这些昆虫,都是在直翅目之下。直翅目的昆虫,大多是中、大型体较壮实的昆虫,前翅为覆翅,后翅扇状折叠,后足多发达善跳。如果这还很抽象,你可以想想蝈蝈、蟋蟀一蹦三丈高的样子。

它们还有一个特点,很多都会“唱歌”,但它们不是用嘴巴唱歌,嘴巴是用来吃东西、咬同类的;它们是通过翅膀或者腿的摩擦来“唱歌”:摩擦摩擦,我的滑板鞋……它们翅膀的附近有个特殊的器官,叫做共鸣室,相当于音响。


床下的蛐蛐,秋后的蚂蚱


科普完了这些,我们就可以愉快地欣赏《诗经》里的虫儿。

《七月》是一首关于四季农时的民歌。“五月斯螽动股,六月莎鸡振羽,”这是春夏期间的昆虫,它们刚刚蜕变成熟,在田间地头、鲜花野草中高唱生命的赞歌,“动股”“振羽”,不就是摩擦翅膀和大腿嘛。“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”,“宇”是屋檐,“户”是门板,根据夏历,七月开始就渐渐进入秋天,虫子也怕冷,七月是在田野里,八月就跑到屋檐下,九月穿门入户,躲到人家里面了。“十月蟋蟀入我床下”,十月是深秋初冬,干脆躲到床底下:“主人你好,你睡觉时我唱歌给你听!”

主人心里想:“冷落清秋,你这越唱俺觉得越冷啊!” 话说,这些天主人在忙啥?“穹窒熏鼠,塞向墐户”,堵耗子洞,用烟熏老鼠;用泥巴糊住朝北的窗户缝儿,抵御寒风。“嗟我妇子,曰为改岁,入此室处”,边干活边叹气:哎,老婆孩子们,说起来快过年了,还是住这破房子呀!——什么时候能盼到拆迁呢?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十月蟋蟀入我床下

在《蟋蟀》中,“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”,讲的也是时令:蟋蟀登堂入室,说明快要到岁尾了。至于后面几句,大致是这么一个意思:我们要及时行乐,同时也要有所节制。嗯,大道理很中听的样子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
《螽斯》这一篇,你别看有那么多生僻字,其实很好理解。什么“振振兮”“薨薨兮”,都是蝈蝈或者蚂蚱鼓动翅膀、铺天盖地的样子。这种虫子最大的特点,就是繁殖能力特强。古人也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用来期盼多子多福——“宜尔子孙”。

事实上,秋天也是螽斯类昆虫最后的狂欢。收割过的稻田,只剩下齐齐的稻茬,散落着零碎的稻穗,三两处茬口冒出新的绿苗。走在田埂或者田间,秋后的蚂蚱此起彼伏,蹦起、落下,很有劲头的模样,有的甚至就用带锯齿的后腿,固定在你的裤脚管上,与你同行。它们大概并不晓得这样一句歇后语: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!


小促织奇妙夜


蟋蟀是繁殖力很强的昆虫。上面那只“十月入我床下”的蟋蟀,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,“宜尔子孙”,一代代繁衍下去,一转眼几百年过去了,它们也繁衍了几百代——因为它们的生命周期是一年。按照人间的纪年,该是东汉年间了吧!

又是一年十月,深秋,一轮冷月当空,野草沾满露珠。当年老蟋蟀的后代、一只小蟋蟀在东墙根下唱《爱在深秋》。忽然,听到有人类的脚步声,它暗暗降低了摩擦翅膀的力度。

这个人宽衣博带,腰里悬着一把大宝剑,这是那个年代读书人的装束。他一边走一边吟诗:明月皎夜光,促织鸣东壁。

“促织?说我哩。”这只蟋蟀心里想道。

人类感觉不到蟋蟀的内心活动。他继续吟诗。前头几句,无非是对于景物的描写,什么月光啦,白露啦,秋蝉啦,大乌鸦啦。忽然,话锋一转,读书人开始咬牙切齿咒骂:那个跟我拍胸脯“苟富贵莫相忘”的家伙!飞黄腾达了,加官进爵了,眼里哪里还有当年的“兄弟”!哎哎,不说了,徒增烦恼。话说回来,他这种所谓的虚名,有什么好追求的呢?老子不稀罕……

小蟋蟀一边暗暗发笑,一边把这首诗记了下来,是这样的:

明月皎夜光
汉乐府 古诗十九首

明月皎夜光,促织鸣东壁。
玉衡指孟冬,众星何历历。
白露沾野草,时节忽复易。
秋蝉鸣树间,玄鸟逝安适。
昔我同门友,高举振六翮。
不念携手好,弃我如遗迹。
南箕北有斗,牵牛不负轭。
良无盘石固,虚名复何益?

第二天晚上,小蟋蟀活动到城墙根下。一样的月光,一样的鸣唱。几乎跟昨晚一样的时间,那个可笑的读书人,又出现了。他一边走一边吟诗:东城高且长,逶迤自相属。回风动地起,秋草萋已绿。四时更变化,岁暮一何速!晨风怀苦心,蟋蟀伤局促。

“蟋蟀伤局促?又拿我说事哩。”小蟋蟀暗笑,“人类哪里晓得,我们蟋蟀在秋天唱歌,是在求偶啊,是在谈恋爱啊!且听他怎么扯下去。”

跟昨天一样,诗人的话锋一转,露骨地表达对于一个美女的单相思:燕赵多佳人,美者颜如玉。被服罗裳衣,当户理清曲。诗人的最后一句话是: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。念完这一句,他的眼泪哗哗地!

“愚蠢的人类!胆小的人类!闷骚的人类!”小蟋蟀心想,“你倒是像我一样,光明正大地去美女的窗台下唱小夜曲啊。”

这首诗,小蟋蟀也暗暗记了下来:

东城高且长
汉乐府 古诗十九首

东城高且长,逶迤自相属。
回风动地起,秋草萋已绿。
四时更变化,岁暮一何速!
晨风怀苦心,蟋蟀伤局促。
荡涤放情志,何为自结束?
燕赵多佳人,美者颜如玉。
被服罗裳衣,当户理清曲。
音响一何悲!弦急知柱促。
驰情整巾带,沉吟聊踯躅。
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
又是几百年过去了,小蟋蟀的后代生活在唐朝。蟋蟀喜欢住在穷人家里,从《诗经》的年代起就是这样。倒也不是它们不喜欢富人家。富贵人家的地板都能照出人影,哪有它们的藏身之地?穷苦人家,门板都关不严,床底下能长草,除了温度高那么几度,跟野外也没啥区别。所以,进入门槛比较低。

这只小小蟋蟀,待在一所名叫“加州客栈”的破旅店床底下。它能听到床上那个老头儿肚子里发出的“咕咕”声,那是人类饥饿时的生理反应。小小蟋蟀只发出很轻微的鸣叫,是为了更清楚地听“咕咕”声,挺有节奏。

忽然,老头儿张嘴说话,把小小蟋蟀吓了一跳。他好像在跟小小蟋蟀说话呢:“小蟋蟀呀,你的哀鸣很好听呀……”

“又说我是‘哀鸣’,可笑的人类。”小小蟋蟀心想。

“虽然我也知道,你不是真的悲哀,你是在我的床底下找媳妇相亲呢。但是,你天真的鸣叫声,真的让我想起了我的老伴儿。肚子饿倒也罢了,我是想她想得睡不着觉……”

小小蟋蟀忽然感到肃然起敬,觉得这个老头儿不一般,而且,挺值得同情。它暗暗记下了老头儿念的那首诗:

促织
唐 杜甫

促织甚微细,哀音何动人。
草根吟不稳,床下夜相亲。
久客得无泪,放妻难及晨。
悲丝与急管,感激异天真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
又是好几百年过去了,到了人间的宋朝。这时候的人类发现,蟋蟀不仅会鸣叫,而且会打架。他们捉了很多蟋蟀,养在盆盆罐罐里,给它们吃饱喝足,甚至给它们喂兴奋剂,就是为了观赏一次无聊而残忍的角斗。好蟋蟀奇货可居,可以用来高价买卖,也可以用来千金豪赌。南宋有个丞相叫贾似道,打仗窝囊废,斗蛐蛐天下第一,还写了一本《促织经》,人称“蟋蟀宰相”;明朝有个皇帝明宣宗,让天下官员和老百姓给他逮蛐蛐,人送绰号“蟋蟀皇帝”。你说这叫什么事?哎,不说也罢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:没有买卖,就没有伤害。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
我们还是喜欢野外自由自在的蟋蟀们,不要把它们装进金丝编织的牢笼里。就像少年鲁迅的百草园里,“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,就有无限趣味。油蛉在这里低唱,蟋蟀们在这里弹琴”;就像郁达夫怀念故都的秋,“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,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,钓鱼台的柳影,西山的虫唱,玉泉的夜月,潭柘寺的钟声”。

新华视点


古诗词中的小蟋蟀 - 小魚兒 - 品讀.劄記.新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